新聞頻道首頁 | 昌樂新聞 | 文化·文學·故事·風物 | 濰坊新聞 | 山東新聞 | 國內新聞 | 社會萬象 | 國際新聞 | 娛樂追蹤 | 熱點專題 | 曝光臺 | 點擊此處發布!
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昌樂新聞網 > 社會萬象

帥小伙約男子一夜情疑患艾滋 哭著吃完28天阻斷藥

發布:2017-12-1 14:49:34  來源:轉載  瀏覽次  編輯:佚名

  原標題:杭州高帥男孩一夜情后懷疑患上艾滋!服用阻斷藥的28天他生不如死,天天哭著罵自己活該

  12月1日是第30個世界艾滋病日。

  盡管藥物控制法可以有效降低艾滋病患者死亡率,但我國每年新發現感染者仍在10萬人以上,世界新發現感染者達180萬人。

  每年的12月1日之前,浙江愛心工作組負責人王龍都會統計近一年時間里的工作數據——今年他們對杭州3700多位男同進行艾滋檢測,其中初篩陽性200余人。

  根據疾控部門每年公布的艾滋疫情,男男同性性傳播總是處于高流行水平。

  在檢測報告單是否陽性的最后確診之前,HIV阻斷藥似乎成為了這個人群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“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。”王龍說,阻斷藥價格貴、有副作用、使用時效有限制,可對那些前來尋求幫助的人們來說,這是最后的補救措施了。

  24小時之內

  服用阻斷藥才有效

  “這是初篩結果,最后到底是不是艾滋病,還得由杭州市疾控中心確診。”王龍是浙江愛心工作組負責人,這個依托于杭州市疾控中心的志愿團隊,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在男同活躍場所分發免費安全套、做免費艾滋病檢測以及宣傳普及相關知識和信息,“我們用疾控提供的試紙做了這么多年初篩,只有1例最后確診為假陽性,準確率還是很高的。”

  在這間位于刀茅巷103號的志愿團隊辦公室里,幾乎每天都有男同找上門來尋求幫助,大多數人都是在高危性行為之后抱著惴惴不安的心理前來做檢測的,這間小小的辦公室,就是這個特殊人群在面對HIV時的最后緩沖帶。王龍和他的同事們見過太多如釋重負的微笑,也見過太多后悔的眼淚。

  “一定要戴套啊。”王龍對每一位前來咨詢、檢測的人都這么說,這道理誰都懂,可在怕麻煩、追求快感、僥幸心理面前,一次次沒有防護的性行為將他們暴露在HIV病毒的陰影之下。

  最后的辦法,只能找阻斷藥。

  大四在校生小劉就是在王龍的推薦下最近一位服用HIV阻斷藥的例子。

  今年6月,小劉和他相處多年的男朋友分手了,“心情特別低落,特別難受。”

  這位高高帥帥的大男孩打算用一次放縱掩蓋失戀的痛苦。分手的那天晚上,小劉打開了手機上的同志交友APP,這個APP在男同圈里很流行,每個人使用它只為了最徹底的欲望,所以用它約起來,也格外簡單直接,單刀直入。

  “約嗎?”

  “哪個賓館?”

  兩三句話,一次隨性的一夜情就做好了鋪墊。

  小劉約到了另一位男伴,開房、過夜,一夜放縱之后,擔心、害怕、悔恨的感覺把小劉淹沒了。

  一夜情結束之后,小劉滿腦子都是自己確診HIV的畫面。

  通過APP上的“HIV檢測”指引,小劉找到了浙江愛心工作組,“HIV病毒有潛伏期,你還不到24小時,檢測不出問題,但服用HIV阻斷藥還來得及。”從王龍這里,小劉第一次聽說了定點醫院里有HIV阻斷藥。

  確實有需要

  杭州的定點醫院會開藥

  在杭州,要找到這些藥并不容易,只有兩家定點醫院會開出相應處方,而按照規定,阻斷藥也只提供給感染艾滋病毒的孕婦和醫生、警察等職業暴露人群。

  “雖然沒有相應的規定可以提供給其他人群,但當他們確實有需求的時候,我們也會開出處方。”其中一家醫院的感染科負責人告訴錢江晚報記者。

  阻斷藥的價格并不便宜,服用滿28天的藥需要4000多元,好在學生黨小劉的信用卡額度足夠支付,“當時還沒想過這筆賬單要怎么還,能買到就謝天謝地了。”

  小劉買到的阻斷藥有兩瓶,一天要服用一次,還沒來得及細看說明書,他就先吞服了一顆藥丸,“這才感覺輕松了一些。”

  小劉又專門買了一個藥盒,將藥片全部倒了進去,“還住在宿舍里,不能讓同學們看到了。”

  服藥后的第二天,副作用開始出現,小劉的肚子開始隱隱作痛,“沒有胃口吃飯,只能喝些熱水才緩解一些。”

  第三天,小劉的腦子也有些暈暈乎乎了,“困,但是又睡不著,特別難受。”

  白天昏昏沉沉,到了晚上依舊不好受,“睡得特別淺,宿舍里有人翻個身我就醒過來,再入睡就更難了,白天的時候還是裝作和大家嘻嘻哈哈的沒有異常,晚上才敢偷偷哭幾聲,罵自己傻,罵自己活該。”

  要吃28天的藥

  有人堅持不到3天

  王龍特地給小劉打了幾次電話,鼓勵他堅持這28天的服藥不要間斷,“今年2月份的時候,有一個28歲的小伙子找到我們,想做檢測。我看他這次高危性行為是在24小時之內的,也推薦他去定點醫院買阻斷藥。”王龍說,可他只吃到第三天,就堅持不下去了,“他說胃不舒服,又覺得不會那么倒霉,就擅自停藥了。”兩個月后,當他再做檢測時,結果是陽性,他在王龍的辦公室放聲大哭。

  小劉沒有擅自停藥,他不敢拿下半生的幸福做賭注,“惡心、頭暈、肚子疼只能忍著,晚上睡不著的時候就看小說,強迫自己不去想身體、心理上的難受。”

  第28天服藥結束的時候,小劉在操場上跑了五大圈,出了一身的汗,連襪子都被汗水浸濕了,“流了這么多汗,算是和這28天做一個告別,心理、身體總算撐過來了,像是渡了劫。”他用自己愛看的玄幻小說“術語”做了總結。

  HIV阻斷藥不同于“事后避孕藥”

  事前的措施

  遠比服用阻斷藥要重要

  所謂“艾滋病阻斷藥物”,是一系列抗病毒藥物,其原理是對艾滋病毒在人體內自我仿制的各個進程進行攪擾,使得進入人體內的艾滋病毒不能正常增殖。也就是說,阻斷藥物本來并不能殺死艾滋病毒本身,而只能是維護人體,防止構成病毒傳染。

  HIV屬于逆轉錄病毒,從“經過黏膜、創傷等處進入人體血液”,到“構成HIV傳染”,需要經過7個進程,而只需要中止這7個進程中的某一步,就能防止構成HIV傳染。

  目前,有效的阻斷時機應為高危行為后72小時,越早越好,24小時之內最佳,阻斷效果99%。

  有了HIV阻斷藥,就能當“事后避孕藥”用嗎?在王龍看來,這樣的想法實在不可取,“性行為之前有安全意識、安全行為才是最保險的,阻斷藥是實在沒辦法時的最后一步,之前有那么多機會可以預防,為什么還要到這一步呢?”

  小劉沒有擅自停藥,他不敢拿下半生的幸福做賭注,惡心、頭暈、肚子疼只能忍著。

責任編輯:霍宇昂

文章關鍵詞: 艾滋病毒 HIV 艾滋病 我要反饋 保存網頁
點擊進入新聞中心
網友評論 (不代表昌樂熱線觀點,僅供參考!)
評論加載中...
網站地圖 - 手機版 - 用戶幫助 - 用戶注冊 - 在線投稿 - 廣告投放 - 留言反饋
Copyright © 2007-2014 CL100.NET All rights reserved.
少林宝藏100电子游艺